小陇山森防信息网

经济日报多媒体数字报刊

  随着农村客运、出租车、远洋渔业和林业油补改革正式推出,实施10年的油补政策已全部调整到位,油价补贴与用油量挂钩的机制得到根本改变。通过改革调整油补政策,建立相关支出与用油量脱钩的机制,鼓励用油成本随行就市,有利于防止信号扭曲和逆向调节,使价格机制有效地发挥作用,有利于促进节能减排和资源环境保护

  5月10日,财政部、交通运输部、农业部、国家林业局四部门联合召开城市公交等行业油补政策调整视频会议。随着此次农村客运、出租车、远洋渔业和林业油补改革正式推出,实施10年的油补政策已全部调整到位,油价补贴与用油量挂钩的机制得到根本改变。

  10年来,油补政策对于顺利推进成品油定价机制和交通税费改革、保护困难群体利益、促进公益性行业发展、维护社会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。不过,补贴过程中出现的补贴规模刚性增长、补贴机制趋于僵化等问题也亟需作出调整。

  油价补贴与用油量挂钩机制,始于2006年。当时,为保证石油价格形成机制改革顺利实施,对受成品油调价影响大、支出大幅增加、自身承受能力不足的部分弱势群体和公益性行业,中央财政给予补贴。比如,对从事近海捕捞使用机动渔船的渔民和企业,国有林业企业和林场苗圃,城市公交企业,农村道路客运、岛际、农村水路客运经营者等部分困难群体和公益性行业给予油补。

  按照原油补资金管理办法,当国家确定的成品油出厂价高于2006年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改革实施补贴前的水平,即汽油高于4400元/吨、柴油高于3870元/吨时,国家启动油补机制。

  从2006年开始到2015年,中央财政累计安排油补资金约为5734亿元。这些资金有效弥补了部分行业因油价上涨带来的影响,维护了相关行业稳定、健康发展。同时,这也增加了从业者补贴收入,保障了困难群体利益。此外,油补作为石油价格形成机制改革、成品油价格及税费改革的重要配套政策和保障措施,为相关改革平稳推进提供了重要的财力支撑。

  第一大问题就是,随着补贴规模刚性增长,相关行业对油补的依赖持续增强。数据显示,2014年中央财政安排的油补资金是2006年的8倍。“这影响到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,也造成了从业者的不公平竞争,导致相关行业缺乏发展的内生动力。”财政部副部长刘昆说。

  同时,补贴机制僵化,扭曲了价格信号,客观上形成了“用油越多,补贴越多”“油价越高,补贴越高”的不合理现象,使得价格机制在受补贴行业和领域“失灵”,造成不可再生资源的浪费,甚至形成逆向调节,不利于节能减排和产业结构调整。由于油补范围较广,补贴对象信息采集较难,相关行业情况复杂,个别地方出现骗补、挪用等现象。

  “调整五大行业油补政策,不仅是财政管理理念、支出结构和管理方式的一项重大变革,而且是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绿色发展的必然要求。”刘昆表示。

  近年来,交通运输业、渔业、林业等行业获得了较快发展,但仍然是经济社会发展中的薄弱环节。“这就需要在保持现有支持力度的基础上,盘活资金存量,优化支持结构,将以前主要用于弥补运营成本的补贴资金统筹使用,支持标准化渔船、公共交通和新能源车等发展,着力改善供给结构,使供给体系更好地适应需求结构的变化。”刘昆说。

  通过改革调整油补政策,建立相关支出与用油量脱钩的机制,鼓励用油成本“随行就市”,有利于防止信号扭曲和逆向调节,使价格机制有效地发挥作用,有利于促进节能减排和资源环境保护。同时,通过改革调整油补政策,实行补贴资金与用油量脱钩并逐年退坡,将腾退的资金统筹用于相关行业发展,有利于倒逼相关行业调结构、促改革、建机制,激发内在发展动力,促进相关行业持续健康发展。

  按照五大行业油补改革成熟一项推出一项的改革节奏,国内渔业、城市公交油补改革先行一步。随着此次农村客运、出租车、远洋渔业和林业油补改革正式推出,实施10年的油补政策已全部调整到位。

  “我们根据行业不同特点,对城市公交、农村客运和出租车、远洋渔业、林业等油补政策分类处理。”刘昆说,对于远洋渔业油补,并入现有专项转移支付,对国际渔业资源开发利用和渔船更新改造等能力建设给予支持;对于林业油补,并入中央财政林业补助资金,并按有关规定统筹使用;对于农村客运、出租车行业油补,则转为一般性转移支付,逐年退坡,腾退出的资金全部留给地方,增强地方统筹支持相关行业稳定发展的能力。

  同时,把握好农村客运和出租车油补资金的退坡规定和使用重点。“与远洋渔业、林业油补资金平移并入现有专项资金不同,按照城乡交通运输业油补政策保持衔接、统一的要求,比照城市公交油补政策调整的做法,对农村客运、出租车行业油补改革进行了细化。”刘昆说。

  具体来看,一是现行农村客运、出租车油补中的费改税补助作为基数保留。2015年至2019年,费改税补助数额以2014年实际执行数作为基数,可不作调整。二是现行农村客运、出租车油补中的涨价补助,以2014年为基数,逐年调整。2015年至2019年,现行农村客运、出租车油补中的涨价补助由各省以2014年实际执行数为基数逐步递减,其中2015年减少15%、2016年减少30%、2017年减少40%、2018年减少50%、2019年减少60%,2020年以后另行确定,相关支出不再与用油量及油价挂钩。三是调整后的农村客运、出租车油价补助资金继续拨付地方,由地方统筹用于支持公共交通发展,新能源出租车、农村客运补助,水路客运行业结构调整等。

  在政策实施方面,刘昆表示,各地要按照国务院要求继续实行油补政策调整“省长负责制”,健全工作机制,落实部门责任,细化实施方案,加强宣传引导,确保改革调整工作顺利推进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